17岁自学制毒获刑22岁狱内发明专利

?少年“绝命毒师”:想读书想参加高考

时间:2019-08-27信息来源:监狱信息网作者:四川省广元监狱罗松

16岁,在家长、老师和亲朋好友眼里,小刚(化名)就是那个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成绩好、爱动手做实验。

17岁,在毒贩和吸毒人员眼里,小刚成了一个“制毒工具”,“小伙子,你做的毒味道不错,纯度很高。”

22岁,在监狱民警眼里,小刚是一个爱学习,有梦想的服刑人员,发明专利、自学高中课程、还想读大学……


从“别人家的孩子”到少年“绝命毒师”再到阶下囚,今年22岁的小刚还有两年的刑期。23日,小刚看到高考放榜的消息,心里五味杂陈。曾经,他也怀揣着大学梦。“犯罪的代价太沉重了,失去的不仅是自由,还有青春和前途。”小刚说,他很后悔,很想时光倒流,重回课堂,认真读书,参加高考,“如果可以,一定要多学法律知识,不做违法犯罪的事。”小刚说。

“化学天才”自学制毒证“实力”

2013年,小刚就读于成都某国家重点高中高二理科尖子班,班级排名前10名左右,高考目标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系。
  与同龄人喜欢玩游戏、玩手机不同,小刚对化学实验情有独钟。“实验成功后的满足感,让我痴迷。”小刚说,他经常上网学习化学知识,一有时间就扎进卧室里的实验操作台。
2013年底,小刚上网查看化学实验知识时,无意间看到了制作毒品的方程式。“好像还没有我正在研究的生物碱萃取技术难!”为了证明自己的天赋,小刚准备在自己的实验台上制毒,就想试试自己行不行。
  小刚用零花钱买了大学化学课本研究制作冰毒的工艺。经过两个月的研究,他基本掌握了制毒工序。中间也遇到了一些问题,小刚经过反复推算,找到原因后准备重新购买制毒原料。他骗父母说实验遇到了困难需要购买器材,却拿着父母给的钱在网上购买了2000元左右的麻黄草等制毒原材料。经过更新实验设备、添加原材料,小刚制作出了冰毒。
  这期间,小刚除了化学和数学成绩直线上升外,其余学科全部下降。父母多次询问他在研究什么,都被他糊弄了过去。


沾沾自喜深陷泥潭浑不知

每次制毒成功后,小刚都会沾指甲盖大小的毒品尝尝味道。第一次用锡箔纸烫吸后,小刚整整4个晚上睡不着觉,在脑海里反反复复推理制毒方程式。自己制的毒品究竟好不好?小刚决定找人试试。“我朋友拿了一些货给我试试口感,我又不吸,给你们。”小刚将自制的毒品给了一个面熟的小混混。“味道很好,纯度很高。”听到吸毒人员如此评价自己的“产品”,小刚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2014年7月,一名陌生人以化学爱好者的身份通过网络主动联系小刚。两人聊着聊着,话题逐渐偏向了制毒。渐渐熟络后,网友告诉小刚:“我这里有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,我们一起合作嘛。”。抱着玩一玩的心态,小刚在一个周末乘车前往了绵竹市的一个小村庄。在制毒现场,网友给小刚介绍了自己的团伙成员,大家都吹捧小刚,人年轻,技术好,“前途不可限量!”
  年少的小刚觉得自己很牛,而且自己又不贩毒,又不获利,没有什么问题,便答应帮他们制毒。一次又一次的“心理满足”下,小刚越陷越深,他更新了制毒工艺,缩短了制作时间和成本,还“发明”了“无烟无味冰毒提取技术”,“制毒后的废渣排放到生活垃圾里也无法检测出来。”小刚说。
  然而,入伙不是入群,想退就能退。这个团伙成员大多都是亡命之徒,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,团伙成员越发的想把小刚捆在身边,成为团伙牟利的工具。他们对小刚寸步不离,小刚想上厕所都必须在制毒现场解决。
  小刚一步步走向深渊,却浑然不知。在团伙成员的吹捧、威逼下,小刚总共为该团伙制作了6千克毒品,除了来往车费外,团伙成员一分钱也没给他。
  最终,在一次制毒过程中,小刚及其同伙被当场抓获。由于小刚当时还是未成年人,法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罚,判处7年6个月的有期徒刑。2014年,小刚被送到广元监狱服刑。“全完了。”被捕入狱对18岁的小刚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。小刚的父母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的乖儿子竟成了十恶不赦的毒犯。“他入狱,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打击,整个世界都灰暗了。”小刚的母亲说。


狱中岁月发明专利获新生

监狱里,小刚不爱说话,整天郁郁寡欢。他知道自己这次犯了大错、触犯了法律,自己的未来一片渺茫。
  监区民警刘广平的孩子和小刚年纪相仿。看到小刚对生活没了希望,刘广平很想帮帮他。通过查阅小刚的档案,刘广平和监区其他民警得知,小刚以前学过一年多的钢琴,民警希望通过音乐让小刚重新“活过来”。民警找到小刚,问他是否愿意跟着监狱的“春雨艺术团”学习电子琴。小刚答应了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小刚在音乐方面也很有天赋。几个月后,他已经可以和艺术团的成员一起登台演出了。再后来,小刚成为了艺术团的骨干。因为表现积极,小刚多次得到监狱改造积极分子的称号。“从第一次会见时的忐忑不安,到半年后在监狱宣传橱窗上看到他登台表演的照片。每一次来,我都能看到他的转变和进步。”小刚的母亲每个月都会来看儿子,给他加油鼓劲。
  在监区民警和家人的帮助下,重拾信心的小刚开始了自己的救赎,“因为年少无知,走向犯罪的深渊。如今,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”
  入狱前,小刚就想发明“静电吸附蒸发器”,用于保持化学实验中低温制冷系统的温度恒定。在监狱民警的帮助下,在父母的支持下,小刚利用休息时间刻苦专研。遇到技术难题,他前前后后委托母亲购买了100多本专业书籍;基础知识储备不够,他自学了大学全部化学课程;监狱内条件有限,他通过手稿计算微积分方程式,手绘图纸40余张……由于没有试验设备,小刚只有通过多次重复计算,力求数据接近实验值。监狱为了支持小刚的研究,将他的设计图纸与推导运算委托专业人士在狱外模拟,并将结果反馈给小刚,修正他的计算。

2018年12月,小刚完成了“静电吸附蒸发器”理论设计,目前正通过广元监狱申报专利。
  如今,还有两年多小刚就要出狱了。因为制毒服刑,小刚没能和同龄人一样,参加高考,走进象牙塔。这一段被丢失的时光,小刚很想重新拾回,他说:“没能和同学一起参加高考读大学是我的遗憾。服刑期间,我没有丢下学习,希望满刑后能去学校复读高二,重圆大学梦。我的目标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系材料应用专业。虽然我喜欢化学,但物理研究成果可以更好的转换到现实生活中,可以更好的应用于社会,为社会贡献自己的力量。”


返回原图
/